中华日报社论占领国会无罪:荒谬时代的异变判决

2020-04-26浏览量606 收藏量997 546热度

中华日报4日社论--占领国会无罪:荒谬时代的异变判决,全文如下:

 三年前反两岸服贸协议爆发「三一八学运」占领立法院议场一案,台北地院合议庭日前审理终结,对北检起诉的学运领袖黄国昌、林飞帆、陈为廷等二十二人,认定符合「公民不服从」概念的七要件为由全都判决无罪。这项无罪判决以臆想的「公民不服从」无罪化为依託,践踏了法律的公平正义。

 「三一八学运」约定俗成的定义为二○一四年三月十八日至四月十日,台湾的大学生与公民团体发起占领立法院议场的社运事件。无可置疑的,大学生与公民团体在台湾公共领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尤其是做为社会运动的发动者与催化者。台湾历次社会运动背后都有或浓或淡的政治因素,「三一八学运」则为政治所操控。

 前后占领立法院议场二十四天的社运事件,因有政治动力而爆发,因有政党「割稻仔尾」而收场,因政治考量而无罪化;进一步说,民进党提供「三一八学运」有形、无形的餵养,使学运立场全面倒向民进党,成为民进党二次执政的最有力奥援。相对的,发动占领立法院议场的学运领袖、亦即被告二十二人,台北地院更因政治考量而判决无罪。

 「三一八学运」引爆导火线,是当时执政的国民党挟国会多数通过《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》,制定《海峡两岸协议监督条例》遂成为学运重点诉求之一。然而,民进党因学运巨大给力而取得政权,迄今即将届满週年,对两岸协议监督条例了无制定意愿,未来即使三读通过,在两岸交流中断下也派不上用场,此乃「后学运时期」极其荒谬的境况。

 蔡英文总统无疑是「三一八学运」最大获利者,她似已将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放两旁,但不愧是个知恩图报的人。蔡英文表态参选总统前四天、即二○一五年二月十日,北检将涉入「三一八学运」的一百一十九人,分别依不同罪嫌提起公诉,蔡英文随即在脸书声称,「如果追求民主是一种罪,我们通通有罪」,表达支持「三一八学运」无罪的立场。

 蔡总统透过反问句来肯定「追求民主没有罪」。孰料,「追求民主没有罪」意涵被框入「公民不服从」,成为黄国昌等二十二人获判无罪理由。所谓「一白遮百丑,一胖毁所有」,黄国昌等二十二人被检方以煽惑他人犯罪、妨害公务、聚众妨害公务、违反集会游行法、侮辱公署等五罪嫌提起公诉,居然被台北地院以「公民不服从」为由大逆转。

 「公民不服从」这个政治学语词,表达对国家宰制的质疑和对政府作为的不信任,诉求人民不是国家主宰的客体,而是被容许参政的主体。然则,美国政治哲学学者罗尔斯认为「公民不服从是一种公开非暴力的对抗法律或政策的自觉政治行为」,「公民不服从是在法律的範围内进行的」。罗尔斯直指「公民不服从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后果」。

 「公民不服从对法律的忠诚有助于唤取公众的正义感」,罗尔斯这项论点,说明「公民不服从」不能做为公众非暴力对抗以致违背法律的挡箭牌。故而台北地院对黄国昌等二十二人判决无罪,若谓「革命无罪,造反有理」或许太沉重,却可视为荒谬时代所为的异变判决,检方应提起上诉,就公民不服从仍须承担罪责进行大论辩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