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日报社论原住民的委屈 岂能由郑成功概括承受

2020-04-26浏览量272 收藏量497 762热度

中华日报10日社论--原住民的委屈 岂能由郑成功概括承受,全文如下:

 今年台南市延平郡王祠郑成功祭典,中央政府打破五十四年来的惯例,不再由内政部长南下主持,而是由市长代表致祭,引来郑氏宗祠的严辞抗议。崇祀开台圣王郑成功一向是民间自发性信仰,今后不妨恢复其本来面貌;惟郑成功的历史责任,也须予以釐清。

 一六六一年郑成功率大军攻台,分兵围困荷据的普罗民遮与热兰遮两城,并派往外地屯垦,安顿部队,原住民部落传统领域受到侵扰,起而反抗,双方互有伤亡。中部大肚王国首领阿德狗让计诱郑军深入甘蔗园,歼灭五百多名郑军。郑经嗣位后,更是不时出兵讨伐大肚王国,左武卫刘国轩甚至将原民部落沙辘社几乎屠戮殆尽,只剩六人。

 原民团体近年来不断喊话,要求政府正视郑成功迫害原住民平埔族的历史,近年在蒋中正铜像迭遭泼漆拉倒之际,也有原住民前往台南火车站前郑成功像挂白布条抗议,要求市府拆除。然而,冤有头债有主,把屠杀原住民的责任全部归诸郑成功,显然有失公平。郑成功来台之后四百二十一天就已病殁,而明郑历时二十一年,与原住民的武装冲突,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;要郑成功为死后发生的惨案负起责任,无乃太过。

 现在,为了实现蔡总统对原住民的承诺,行政院不仅取消遥祭黄陵仪式,连在台南举办的中枢郑成功祭典,也不再派内政部长主祭,改由市长赖清德代表中枢主祭,打破长达逾半世纪的惯例。面对各界与郑氏宗祠的质疑,赖清德缓颊表示,直辖市长亦可列席行政院院会,位阶不算低。

 回溯国民政府当初将郑成功祭典列为中枢大祭,是在民国五十一年,台湾省议会提议报请中央,将郑成功祭典和成吉思汗中枢大祭给予等同待遇;次年四月,行政院会决议:「郑成功祭典日期核定为四月廿九日,今后改由内政部长主持以示隆重,由内政部函陈行政院指派代表中枢主祭。」自此延续至今。 

 台湾民间崇祀郑成功由来已久,自从他过世后,就有来台汉人造像膜拜祈福,视为开台圣王,建庙称之为「开山王庙」,是台湾重要本土化信仰。台湾入清后民间祭祀虽有忌惮,但私下不绝,以致同光年间沈葆桢来台后,奏请清廷建延平郡王祠,追谥忠节,并写下「开万古得未曾有之奇,洪荒留此山川,作遗民世界;极一生无可如何之遇,缺憾还诸天地,是创格完人」名联。当时係将官祠与民庙合而为一办理祀典。

 乙未之役日本据台后,鉴于郑成功生母田川氏为日本人,遂改延平郡王祠为开山神社,盼能承袭台湾人对郑成功的感怀,博取认同,利于统治。台湾光复后,政府也大力宣传郑成功的驱荷复台事蹟,无非是因郑氏当年係以台湾为复兴基地,以彰显政府不忘反攻大陆。可以说,郑成功的地位,长久以来都受到政治的牵引与影响。

 然而,不可否认的是,民间崇祀郑成功仍多出于自发,使郑氏兼具祖先与神明角色定位,全台各地奉祀宫庙多达一、二百座,十年前台南市政府更将流落在外的开山王金身迎回延平郡王祠,祠庙从此合一。如果蔡政府执意要让张飞打岳飞,向原住民示好,不如乾脆还其本来面貌,纯粹作为民间信仰即可,无论任何族群,凡认同郑成功者皆可自由参加。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